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明的博客

作家,评论家,编辑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网灵  

2011-02-21 19:53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每当夜幕降临,网吧就格外人声嘈杂,这一时间段上网的人特多。杰正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武侠人物叫嚣的厉害。“喂,杰。”有人叫了他一声。杰略略转头,见是死党军,还有死党建,这两个家伙是逃课狂,不过比起杰来,还差着一截呢。杰并没应声,继续指挥着自己游戏里面的角色。建朝他耳边吹口气说:“杰,哥儿几个最佩服你了,一上网就是好几天,你不知道老头昏天暗地的找你。”“太佩服你了。”军接着续话。杰很不耐烦的回一句,“你们要当三好学生,切。那老家伙说起话来让人呕吐。”杰不再理会他们。

网吧里依旧嘈杂,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响彻屋宇,其间夹杂着嘻嘻哈哈的说笑声。约莫过去了两个小时,网虫们陆续的下线回去了,杰对着网管大声招呼:“这台机器我包了,改为通宵。”军努了努嘴:“杰,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军幽幽的说:“咱们三个死党,就你牛逼,我们虽说是迷恋着游戏,但是还记得要上课,而你这样以上就是四五天,超负荷运作呀。”杰洋洋得意的说:“我要呆上一个星期,说白了,要打破上网记录。”军摇摇头,建也摇摇头,然后他们就走了。杰也摇头,笑他们二人,啥时候变好了,对“网趣”竟然无动于衷。

过了很长时间,杰觉得有点累,索性到前台买了两罐可乐。等他回到座位,发现传奇死成了一团。只好关机重启,当再次打开刚想启动游戏,可是屏幕上显示无法启动。与此同时,一个名叫“天边一朵云”的聊天室出现在屏幕上。

聊天室里声音嘈杂,唧唧呱呱的,杰对着里面白了一眼,漫不经心用鼠标翻看在线人数,有个十几人,其中有两个名字引起他的好奇,一个叫骷髅,一个叫分尸。乍听是有些吓人,可是杰就喜欢刺激的玩意儿,他要与这俩家伙较量一番。为了能与他们接触,给自己取名叫九条命。他好笑,为自己的这点聪明,你吓人咋的了,老子就是命多,陪你玩玩,哼。杰已经想好了一番策略,首先挑战分尸。

“喂喂喂,分尸,我是九条命……”

好不容易避开杂音,占了主线,那头喘息一声,杰忽觉得耳边一凉,心里猛地生出一股一样的感觉。

“喂喂,你是分尸吗,我是九条命,听见请回话……”

那端终于有了回音,“我是分尸。”

杰忍住笑,“你在哪里?你为什么叫分尸,让人听了心里发毛哩。”

分尸说:“你真的有九条命呀。”

杰揶揄道:“我不仅有九条命,还有九个脑袋,九条胳膊……九九归一嘛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。奥对了,你多大了啊?”

分尸好像在掐指算着,“也就十七八,十八九,或者二十几岁,我也记不清了。”

杰对着话筒吐舌:“你八成是个变态,脑痴。”

分尸刚想说什么,杰就指点一下,分尸不见了,接着点了骷髅一下。

听筒里居然毫无杂音。他仿佛身处在一条冷僻的巷子,四周静得可怕。他奇怪了,怎么这样静?于是对着话筒说:“喂喂,骷髅,我是九条命……”他听见的只是自己的回音。

当杰正想取消与骷髅的聊天时,耳边响起了声音,却是一阵阴森森的嚎叫:“欧武……”杰顿时汗毛竖立,接着耳边响起冷笑声。他如释重负,晃着头说:“骷髅,你别以为装出几声鬼叫来,老子就会怕你,我可是道家先师投胎转世,不怕我收了你呀……”

骷髅笑的正常了,“呀,你果真名不虚传,吓也吓不跑,九条命还是九条命,换做那些小女生,早就丢魂了,呵呵呵……”

杰立即被骷髅的幽默风趣所吸引,和分尸谈话太过乏味了,骷髅就不同了,你来我往几句,嘲笑调侃一番,简直快乐无比。忽然,杰听见听筒里“唉——”的一声,那叹气声空寥幽怨,好像根本不是从听筒里面传出来的。

“嗨,骷髅,你叹什么气啊,该不会挨女人巴掌了吧?”

杰连续说了几句笑话,可他再也听不见声音了,余下那声“唉”不息止的传着回音。杰立刻淡了胃口,盯上屏幕,发现“天边一朵云”变成了一片漆黑漆黑的处境。“啊,怎么会这样?”杰赶忙关闭聊天室,两个头像就出现在屏幕上,竟是建和军。杰张大了嘴巴,心里打鼓呢。可是就在一瞬间建和军都成了小矮人,在一栋建筑物拐角走着,他们有笑有闹的,还不断提到杰……不想,就在他们穿过马路时,一辆大货车顺势而来,眼看着就要撞上他们了,杰吓得一身冷汗,大声喊着:“快跑,快跑……”建和军毫无察觉,仍然走着,当他们意识到什么了,一切都已经太晚了……

瞬间,一股艳红的液体洒了一地,覆盖了整个屏幕,杰惊恐万状,使劲攥着手,冷汗涔涔,两腿哆嗦……

杰醒来时,喊他的是早班网管,原来他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。他环视一圈,冷清清的,上网的人很少,这就是清晨网吧的寂寞时间。他伸了伸腰,心里忽的想起昨晚的一幕。

“嗨,杰。你以后就一个人来上网了。”

杰好奇的盯着网管员,说:“一大早说什么啊,不吉利。”他心里开始忐忑。

“你整天上网,当然不知道了。我早上来网吧时,听说昨天,你的两个兄弟挂了。”

杰周身一阵紧:“你是说,建和军,他们……怎么了?”

“就在昨天晚上回学校时,被车撞上了,当场死亡……”

杰屏住呼吸,僵硬的站着,许久。然后跑进学校,看见许多人把教室围得死死的,有几个中年人正跟校长 和老师们闹个没完。杰知道,那就是建和军的父母,他没能挤进人群,远远的,透过窗户他看见两具尸体正躺在走道里,用布蒙着。那刻,杰惊骇,难以置信,泪顺着脸颊流个不停。

从此,杰没有再去网吧。

天明主编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